再别康桥

张志军 1年前 (2022-12-13) 398次浏览 0个评论

鸟悄儿的我走了,正如我蔫巴的来;我得了八嗖的招手,磨叽西天的云彩。那泡子边的柳树条子,是夕阳中的媳妇儿;波光里的倩磴儿,在我的心头沽涌。埋了巴汰的青幸,油了巴几的在水底赛脸;在康河的旮旯里,我甘心做一把蒿子。那榆吟下的一座,不是蘑菇,是个茅楼;揉稀碎在浮藻间,沉淀着贼拉彩虹的梦。嘎哈......

鸟悄儿的我走了,正如我蔫巴的来;
我得了八嗖的招手,磨叽西天的云彩。
那泡子边的柳树条子,是夕阳中的媳妇儿;
波光里的倩磴儿,在我的心头沽涌。
埋了巴汰的青幸,油了巴几的在水底赛脸;
在康河的旮旯里,我甘心做一把蒿子。
那榆吟下的一座,不是蘑菇,是个茅楼;
揉稀碎在浮藻间,沉淀着贼拉彩虹的梦。
嘎哈啊?拎一把笤帚疙瘩,向青菜贼青的那嘎的划拉;
整一兜子星辉,在星辉斑斓里嗷唠两嗓子。
但我不能嗷唠,悄悄是滚犊子的笙箫;
扑勒蛾子也为我蔫儿了,蔫儿了是今儿黑夜的康桥。
我傻的巴几的走了,正如我飚的喝的来;
我得瑟得瑟衣袖,不带走一嘎的云彩。

0 0 投票数
文章评分

版权申明:

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BY-NC-SA 4.0许可协议。依据BY-NC-SA 4.0许可协议,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。

原文链接:https://ilearning.org.cn/lifetime/zaibie-kangqiao.html

客官,说点什么吧!
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
0 评论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
关于本站
立学网是一个分享个人学习总结的知识网站,内容覆盖编程技术讨论,金融经济,历史哲学,读书笔记,生活随笔等内容。
关注我们
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博